Monday, June 28, 2010

攝影這件事


拿著手上的DSLR裝模作樣地拍照也快兩年了,但直到最近我才開始起思考攝影這件事。

舉起相機,透過觀景窗向前望出去,這個複雜的世界就精準地被這個簡單的長方形視框給定義了,而屏息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,光線被捕捉而凝結在當下。

在這個四維時空中,我們生活著、努力著、掙扎著、往各自的夢想走著,時間則像河緩緩地連續地無聲無息地流著。而每一張相片都座落在時間軸上的一個離散的點,在這個時間點上,靜靜地記錄下這個世界在二維平面上的投影。

翻著自己以前的相簿,一張張照片紀錄著咕碁從小到大時間在他身上刻畫出的痕跡、每一次玩樂大笑的瞬間、離別時合影的情節、陌生人耐人尋味的表情、還有美到不像話令人心神嚮往的景色。閉上眼睛彷彿就可以再一次看見當時的畫面,讓我有種光是這些離散的瞬間就足以重建整段人生的錯覺。

而從攝影這件事,我學到了些甚麼?

第一件事情是理解孤獨。

每次在屏息按下快門之前,習慣性地會移動腳步移動相機,試著藉由尋找適當的角度來框住我所想表達的畫面,因為不同距離不同角度的觀點都不同。這個經驗讓我漸漸明白了孤獨是生命的本質,以及同理心的困難。每一個人都是孤立的個體,就如同每一個人從觀景窗望出去的景色都不可能一模一樣,即使是身處同一個時空,對焦著同一個物體,些微角度的偏差便可能產生截然不同的畫面、不一樣的感覺。

這樣的差異使得我們總是很難想像別人的感受,因為我們永遠看不見對方眼中的世界。關於同理心,只能夠依賴用心傾聽和想像來試圖逼近,同時也因為同理心如此困難,才讓我們如此深刻地渴望著被傾聽被理解。
  
第二件事情是接受不完美。

在面對比較困難的光源環境時,常常要在心裡做一連串的Trade-Off選擇。比如說在較昏暗的環境中攝影,使用大光圈解決了曝光量的問題,卻使得景深變得淺。長時間曝光可以取得足夠景深,卻增加了手震影像模糊掉的機率。提高ISO可以用較快的快門速度,卻容易產生惱人的雜訊。而在動態平衡過大的場景,更需要在曝光上構圖上做取捨。這些權衡就像是生活中遇到的每一個十字路口、每一個選擇,沒有一個決定絕對完美沒有任何代價。而我從這一次又一次的取捨中理解到懂得這一點是多麼重要的。


最後一件事情是學習在複雜中尋找單純。

自從開始想學習攝影後,有時看見日常生活中一些微不足道平凡無奇的場景,也慢慢懂得欣賞。忘了從哪裡聽來的繪畫和攝影的關係,有人說繪畫是加法,從一張純白色畫布上一筆一筆塗上顏料,而攝影則是減法,決定不把甚麼納入畫面和要拍甚麼主體同樣重要。我一直很喜歡減法這個說法,這個世界太過於混亂複雜,使得人們無所適從。然而攝影的過程中,你有絕對的主控權來安排你想要的畫面,去掉哪些惱人的雜亂的場景,然後只專注在視框裡頭的景物,表達你想要表達的。這些單純的畫面、超脫現實的感受提醒著人們美的存在,讓人悠然神往。而這件事情同時也告訴我,當你發現身邊的人事物讓你煩悶不開心時,其實有可能只是沒有找到對的角度來看而已。

No comments :

Post a Comment